學校主頁  |  首頁  |  視點聚焦  |  論點侃點  |  校園動態  |  青春之歌  |  影像世界  |  我在西理工  |  理工牛人  |  西苑歲月  |  愛書樂影
 
西理工人:雕塑藝術的演繹者
——訪我校藝術與設計學院宋明明老師
2018-04-13 14:41 楊非非  審核人:

 

 

           宋明明雕塑作品:《呐天 呐地 呐人》

 

美國時間2016年11月7日18時至20時,我校藝術與設計學院雕塑專業講師宋明明伉儷作品展在美國佐治亞西南州立大學美術館開幕。美國第39任總統、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吉米·卡特親自為展覽簽名並祝福兩位藝術家的展覽圓滿成功。期間,宋明明伉儷作品《Patch》被卡特總統收藏。

2015年,由宋明明申報的《新絲路構建下陝北黃土文化人文題材組雕創作——黃土地的吼》美術創作資助項目獲批國家縱向課題——國家藝術基金。年僅30歲的宋明明也因此成為2016年度全國僅有的19位雕塑資助項目國家藝術基金獲得者中的最年輕一位。

 

攜夫人風雨同行,共創《Patch》的傳奇

 

“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宋明明的夫人王莎莎認真地向記者道出了他們共同的生活理念。作為一對令人豔羨的藝術伉儷,宋明明、王莎莎兩人曾經同在一所學校讀研,學習雕塑。都說認真的男生最有魅力,讀研期間的宋明明認真踏實,敏而好學,以其獨特的藝術家的魅力深深吸引了王莎莎。誌趣相投,相互欣賞,兩人終是走在了一起。

被卡特總統納入私人收藏的藝術作品《Patch》,是宋明明夫婦共同構思創作的一組雕塑作品。他們說,《Patch》之所以能受到卡特總統的讚賞,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卡特總統在任期間致力於中美關係正常化,而他們的作品正表達了這樣的理念。“但這也並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王莎莎補充說,“《Patch》的基本藝術造型是一個被貼上了創可貼的盒子,由於雕刻地太過逼真,就連卡特總統一開始都想打開盒子。”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為山九仞,豈一日之功。在宋明明和王莎莎的7年風雨同舟中,實有太多的艱辛苦累。由於宋明明的研究方向為公共藝術,因此城市牆壁的浮雕、公共空間的景觀雕塑、地鐵裏的壁畫都曾是宋明明的主要工作。“很多個夏天,宋明明要一連幾個小時站在建築腳架上創作雕塑,他的汗水總能砸到我的頭頂;很多個冬天,宋明明也要在寒冷的雕塑工作室創作雕塑,那時候天氣非常冷,就連腳下的泥都凍硬了。”回憶起曾經的艱辛歲月,王莎莎心疼地看著一邊的丈夫。

 

擔時代藝術使命,雕塑“黃土地的吼”

 

“年輕的藝術家更應該為中國文化走向世界盡到職責,要有時代使命感。”當記者問及《新絲路構建下陝北黃土文化人文題材組雕創作——黃土地的吼》的課題設立初衷時,宋明明如是回答。宋明明認為,年輕藝術家應保持一顆在國際平台上弘揚中國藝術和中國精神的初心。“黃土文化是處在絲綢之路起點的一種中國人文精神,值得我們去弘揚,去發展。而這對於身為藝術研究者的我來說,更加是一種擔當與使命。”宋明明說。

話好說,事難做。為了完成《新絲路構建下陝北黃土文化人文題材組雕創作——黃土地的吼》的課題調研,宋明明和夫人耗時大半月的時間,驅車2000多公裏,足跡踏遍陝北全境十多個站點。“我們是在2016年剛過完年去做的調研,正值晚冬初春交接的氣候,位處黃土高原的陝北大地異常寒冷,冷風刮到臉上,就像刀割一樣。”回憶起當時的采風歲月,宋明明特別為記者講述了自己尋訪“安塞腰鼓”的艱辛曆程。

對安塞腰鼓的藝術尋訪,讓宋明明將目標鎖定在了張藝謀電影《黃土地》中安塞腰鼓表演橋段的拍攝地——西河口。西河口的地形是一方陡坡,為了站上坡頂以親身領略電影中的激情,宋明明與其夫人雙雙徒手攀登黃土高坡。“現在一想起那個場景,我還有點驚魂未定。”可當攀至坡頂時,宋明明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千萬年歲月沉積的黃土地在寒風中盡數裸露,盡收眼底。“真的很難想象,在這方連吃水都要挖300米深井的黃土地上,人們卻能用腰鼓演繹出熱烈的生命,那真是一種對黃土地與生命的熱愛,一種生命的呐喊。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的課題要以‘黃土地的吼’為副題的原因所在。”宋明明認真地說。

為何宋明明雕刻地如此傳神,因為他對生命愛的深沉。整個陝北之行,帶給宋明明更多並非藝術的素材,而是藝術生命的震撼。而他要做的,就是用手中的刀與筆,還原出那聲“黃土地的吼”。為此,回到工作室的宋明明,儼如王莎莎所說的那樣——“整個人都沉醉在對人與泥的關係的處理中。”而用宋明明自己的話來說則是:“集中思想以至於無法感知外界,雕刻藝術的創作,真得渾身使勁,咬緊牙關。”

記者參觀了宋明明的工作室,其中一組名為《呐天 呐地 呐人》的雕塑展現的正是黃土地上的嗩呐吹手,他們對天、對地、對人而歌,令人感到來自黃土地上的悲愴,栩栩如生。

 

以身教引導學生,解讀雕塑課堂的“奧”

 

雖說宋明明有著藝術家與藝術研究者的身份,但他卻更加希望自己的學生隻把自己當成一位普通的雕塑老師。對於自身所具的榮譽與光環,宋明明坦言,這些帶給自己的更加是一種使命感,也是自己作為一位老師為自己的學生樹立榜樣的一種力量。

身在理工科院校,教的卻是雕塑藝術,宋明明對此並不心感違和。相反,他對理工學校的藝術教學有著自己的認識,“其實理工學科與藝術學科的方法論是相通的,隻是學習思維不同,理工學科更加需要邏輯思維,藝術學科則更加需要形象思維,但這兩種思維並不衝突,反而在一定的條件下可以相互助益。”

而作為一名具有藝術創作經曆的雕塑老師,宋明明坦言,他能教給自己學生並不隻是雕塑各種技巧,更是自己在雕塑藝術上的親身體驗。“宋明明指著桌上的杯子說,我不隻是要教學生如何去做一個杯子,更是要教學生如何去認識和理解這個杯子。”宋明明認為,培養藝術生多元化的思考方式是貫穿於藝術教學的一個核心內容。

“知行相長,知行合一。”宋明明認為,要做好一名雕塑老師,首先要懂得身體力行。在宋明明的眼中,雕塑是眼前活靈活現的藝術,而不是書本上的文字和圖片,因此一定要讓學生親身去體驗藝術,而這首先就需要老師的“身教”。說起“身教”,曾經陶藝課堂給大家留下了印象。“當時我為了給學生講清陶藝對泥的高要求,就直接挽起袖子‘當堂示範和泥’。”宋明明回憶說,“當時有學生對我的這一舉動感到非常驚訝,對我這種言傳身授的教學行為和認真對待教學中的細節非常感動。”

“教學生,首先要知道學生想學什麼。”這是宋明明對學生負責的一種態度。與此同時,宋明明倡導一種“包容、共享”的課堂理念,“不去左右學生的思維,而是要鼓勵學生思維的主動性,善於聽取學生的不同意見,善於總結學生的不同想法,並從不同的角度對學生善加引導,注重幫助學生打開視野,擴展學生的藝術思維。”

 

關閉窗口
 
廣 而 告 之

                 版權所有@manbetxapp下载 校報編輯部        關於我們
                     地址:金花南路5號   郵編:710048  Email:xb82312248@126.com   電話:82312248